公告:
繁體中文
作品著作权用户注册作品著作权在线登记
  • 用户登录
  • 版权登记
  • 审查
  • 发证
侵权案例
站内热点
法律法规
首页 > 侵权案例 > 文章正文

由《黑猫警长》侵权案看著作权转让是否适用“善意取得”

来源:     编辑:hanjing     发表时间:2013-08-06 16:05:45     浏览:

 

 诸志祥现已于2000年将其《黑猫警长》系列作品权悉数转让给了思泰,其现已不是系争作品的作品权人,故其于2009年将不归于自个的作品权授权给美影厂,归于无权处置行动。进而,美影厂在未获得作品权人有用授权的状况下拍照新版影片《黑猫警长》,构成作品权侵权行动。在这种状况下,盛趣作为作品权人能够向美影厂追查侵权职责,美影厂在承当了侵权职责后向诸志祥追查违约职责。

这里有必要剖析美影厂好心(不知情)的获得诸志祥的授权,是不是构成一个阻却侵权职责承当的理由的疑问。关于该疑问剖析,根据“举重以明轻”的法令适用准则,能够对比作品权是不是适用“好心获得”的状况来了解,即假定诸志祥于2009年签定转让合同将系争作品的作品权转让给了美影厂,美影厂是不是应承当侵权责权。

根据民法理论中的好心获得准则,无权处置人未经授权将其占有的别人的物转让给受让人,若是受让人获得该物时系出于好心,且支付了合理的价款,则受让人获得该物的一切权,原权力人损失一切权。物权法第106条规则,好心获得的标的物包含动产和不动产,二者的差异仅在于受让人有理由信任无权处置人的缘由不一样——前者缘于动产占有的公信力,后者缘于不动产挂号的公信力。

因为好心获得准则的合理性应来源于公信力,因而要将好心获得准则引进作品权范畴,须以占有或挂号作为作品权转让的公示办法且此种办法具有公信力为条件,而关于作为无形产业的作品权来讲,如今并无与之有关的恰当公示办法及相应的公信力,所以中国现行作品权法中没有好心获得的规则,所以在审判实践中即使许多作品权的运用者在不知情的条件下购买了作品权并进行了运用,也一样承当了侵权职责。

中国现有的判例都持一样的观念,对比典型的有(2006)一中民终字第2500号广东飞乐影视制品有限公司与北京太格形象文明传达有限公司侵略作品权胶葛上诉案和(2009)苏民三终字第0196号“扬州扬子江音像有限公司与刘耕源等侵略作品权胶葛上诉案 ”。

在第一个案子中,网络歌手杨臣刚于2001年和肖某签定了一份《版权转让合同》,两边在合同中约好:杨臣刚将其自行创造的歌曲《这样爱你》,即后来传唱一时的《老鼠爱大米》的宣布权、署名权、修改权、维护作品完整权、仿制权、发行权、租借权、展览权、扮演权、放映权、播送权、信息网络传达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和应当由歌曲作品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力转让给肖某,肖某以人民币500 元的报价受让获得《这样爱你》的悉数版权即《作品权法》第十条规则的17项权力。

这以后,杨臣刚又别离签定了数份版权转让合同,将歌曲《这样爱你》的悉数作品权先后转让给了王某、田某和广东飞乐公司。而王某在与杨臣刚签定了版权转让合同之后又做出书面版权转让声明,将其享有歌曲《这样爱你》的词曲版权悉数无偿转让给北京太格形象公司。

在本案中,原告北京太格形象公司以歌曲《这样爱你》作品权人的身份申述广东飞乐公司、贵州文明音像出版社未经其答应运用歌曲《这样爱你》的词曲制造录音制品的行动侵略了其作品权。

一审法院以为广东飞乐公司、贵州文明音像出版社构成侵权,作出判定如下:

(1)广东飞乐公司、贵州文明音像出版社当即中止未经北京太格形象公司答应运用歌曲《这样爱你》(又叫《老鼠爱大米》)词曲制造录音制品的行动;

1  (2)广东飞乐公司、贵州文明音像出版社补偿北京太格形象公司经济损失十五万元;

2  (3)驳回北京太格形象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以为,北京太格形象公司没有获得歌曲《这样爱你》的作品权,不是适格的原告,因而裁决如下:

(1)吊销原审判定,驳回北京太格形象文明传达有限公司对广东飞乐影视制品有限公司、贵州文明音像出版社的申述。

(2)一审案子受理费1000 元,由北京太格形象文明传达有限公司担负;二审案子受理费1000 元,由北京太格形象文明传达有限公司担负。

 

该案的争议焦点为:

1  歌曲《这样爱你》词曲作品权的屡次转让,哪一次是有用的。

2  再次转让的受让人能否依好心获得享有《这样爱你》的词曲作品权。

 

(一)杨臣刚别离与多人签定的数份作品权转让合同是不是有用

1  在第一份转让合同(肖某与杨臣刚签定的《版权转让合同》)签定时,作品作品权归于其作者杨臣刚,杨臣刚有权依照自个的志愿处置歌曲《这样爱你》的作品产业权,能够将之答应别人运用,或将之让与别人一切。此外,在肖某与杨臣刚签定《版权转让合同》时,两边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力能力和民事行动能力,意思表明实在,该作品权转让合同的缔结合法有用,受法令维护。根据该转让合同,歌曲《这样爱你》(已更名为《老鼠爱大米》)的仿制权、发行权、租借权、展览权、扮演权、放映权、播送权、信息网络传达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和应当由歌曲作品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力自合同收效之日起,归于肖某。

2  早在2001年12月23日,杨臣刚现已将歌曲《这样爱你》词曲作品权中除触及人身权以外的其他权力转让给肖某,因而,杨臣刚于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日与王某签定作品权转让合一起,其已不再享有歌曲《这样爱你》词曲作品权中的产业权,所以该转让行动归于无权处置。根据合同法第51条规则:“无处置权的人处置别人产业,经权力人追认或许无处置权的人缔结合同后获得处置权的,该合同有用。”除非王某有根据证明《这样爱你》曲词产业权的一切人肖某追认了尔后的再次转让行动,杨臣刚于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 日与王某签定的作品权转让合同为效能待定合同,王某无法据上述合同获得该歌曲词曲作品权中的产业权。

根据同理,2002年11月6日,田某与杨臣刚签定的作品权转让合同亦为效能待定的合同,田某无法据上述合同受让该歌曲词曲作品权中的产业权。2004年10月10日,杨臣刚与广东飞乐公司签定的作品权转让合同亦为效能待定的合同,广东飞乐公司无法据上述合同受让该歌曲词曲作品权中的产业权。

因为王某无法据其与杨臣刚在2002年7月13日及2003年3月1日签定的作品权转让合同获得该歌曲词曲作品权中的产业权,所以王某于2003年4月20日所做出的书面版权转让声明将歌曲《这样爱你》词曲作品权转让给北京太格形象公司的行动亦属无权处置。因为北京太格形象公司亦无根据证明该歌曲词曲作品权中产业权的一切人肖某对该无权处置行动从前予以追认,无处置权人王某在缔结合同后也并未获得处置权,故北京太格形象公司亦不能获得歌曲《这样爱你》词曲的作品产业权。

(二)王某、田某和广东飞乐能否根据好心获得歌曲《这样爱你》的作品权

与前面的论说一样,“好心获得”准则来源于法令的明确规则,而中国现行作品权法中没有好心获得的规则。因而,在本案中,王某、田某和广东飞乐不能根据好心获得准则获得《这样爱你》的作品产业权。

正因如此,在终审判定中,法官专门就该疑问论说到“中国现行作品权法并无关于好心获得准则的规则,关于作为无形产业的作品权来讲,现并无与之有关的恰当公示办法及相应的公信力,在作品权曾数次转让状况下适用好心获得准则可能发生许多第三人均享有作品权之抵触,然后致使无法保证真实权力人的利益,亦无法维护买卖安全,故田传均不能获得歌曲《这样爱你》的词曲作品权,广东飞乐公司亦不能获得该歌曲词曲的答应运用权。”

相同的,在(2009)苏民三终字第0196号案中,法院也驳回了上诉人好心获得的抗辩理由,判其承当了侵权职责。

因而在本案中,美影厂的“好心获得”抗辩相同是不成立的。当然,美影厂自身也是受害者,真实大概受到谴责的是“一物多卖”的不法作品权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2-2019 山东版权服务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05004482号-2

地址:潍坊市健康东街6787号潍坊文化创意产业园606室(高新区管委会西) 监督:山东省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潍坊北大青鸟华光照排有限公司 潍坊华光传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山东版权服务中心联系电话